<
书香门第 > 都市小说 > 农门福女 > 第二百零九章 恩将仇报
    “我看现在不行,还是赶紧送去医馆,让郎中给看看吧。”一旁的宋春花就算在怎么看不上田歌,也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伤成这样啊,因此她立马建议田大嫂送田歌去医馆。

    “你放心,你摊子我去给你照看着,你快送你家小姑子去看郎中吧,衣裳里面估计都被烫起泡了,那羊汤可是刚烧开的,滚烫的呢!”

    “田大嫂你手里要是不凑手,我这里有刚刚赚的铜板,你都拿上吧,看郎中要紧!”张月娥也将盒子里的铜板归拢了一下,抓了一大捧,放在钱袋里,准备先借给田大嫂应应急。

    田大嫂身上还真没有几个钱,她接过钱袋,感况她基本上知道不少,田歌这又受伤了,买药膏估计就要花不少银钱,所以这摊子不能停下。

    宋春花叹口气,说是不想跟田家再有什么牵扯,可是她还是过来帮忙来了。

    本来有的人还有点不相信,张月娥刚才说的这酸辣面是她教给田大嫂的,结果,他们就看到张月娥的婆婆熟练的给食客煮面,人家一吃味道,竟觉得比田大嫂做的还好吃,立马就信了十成十。

    田大嫂先是将田歌送到了医馆,可是田歌伤到的位置有些尴尬,她只能跟郎中描述,然后郎中给田歌开了一些烫伤药膏,回去的时候,两人一路上都有些沉默,快到家门口了,田大嫂才说,“田歌,你马上就及笄了,不为自己,你也为咱家的名声着想,有些出格的事情,能不做还是不要做了,徐家也就在这里住几个月,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人家就走了。到时候我让你哥给你说一个好亲事。”

    田歌听到这个消息却有些不服,“你说他们明年就搬走了?搬到哪里去?是不是张月娥那个女人害怕了?她自己没本事守住自己老公,所以就害怕了想要搬走?!”

    田大嫂一噎,她觉得自己要是告诉田歌,人家徐家大郎明年就要进京赶考了,恐怕小姑子会更疯狂!罢了罢了,还是不要说了,免得节外生枝。

    回去的时候,田家老太一看自己的宝贝闺女被烫成了这样,瞬间就怒了,不等田大嫂说什么,她一巴掌就扇在了田大嫂的脸上。

    “歌儿好心去帮你摆摊,你是怎么照顾她的?!”

    田大嫂张张嘴,想说这是田歌自己不小心没有端好汤,这才烫伤了自己的。

    可是田歌根本就不给田大嫂这个机会,她一把扑到田老太的怀里,然后哭诉道,“娘,隔壁徐家欺负我呜呜呜,要不是张月娥那个女人给我盛的羊肉汤太烫了,我怎么会被烫到!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给我盛那么烫的羊肉汤,想让我烫到自己出丑!”

    “张月娥?”田老太看向田大嫂。

    田大嫂瞠目结舌的看着田歌表演,这次田歌学乖了,她知道说张月娥推得她也没人相信,因为街上有人看着呢,所以这次她说张月娥故意给她盛烫烫的羊肉汤,这下子她倒要看徐家怎么说!

    “人家那羊肉汤都是喝滚烫的,人家不管给谁盛,都是那么烫的汤。”田大嫂弱弱的替张月娥申辩。

    “大嫂,你是谁家人啊,这一路上就听你提徐家说话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人家徐家人呢!”田歌忍不住给田大嫂告刁状。

    看着婆婆看她的眼神愈发的不善,田大嫂嘴里忍不住有些发苦,她今天真的希望自己不是田家人!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徐家,怎么面对张月娥!

    “老大媳妇,你可得记住自己的本分,田歌是咱们田家的大造化,可以说,将来咱们田家能不能改换门庭,全都靠田歌一个人呢,你不为了老大着想,也为你未来的孩子着想。那徐家再怎么帮衬过你,可他们也不是你的亲人,到时候人家走了,还会拉扯你?你就别做梦了!”

    田大嫂在心里摇摇头,她想要的并不是什么荣华富贵,也不想靠小姑子改换门庭,这改换门庭都是男人家的事,靠小姑子就稳当吗?再说,田歌能有什么依仗?还不是靠男人?她要是想张月娥那般,也许真的能以一己之力改换门庭,可是田歌行嘛?她有这个能力?她没有!

    除了以色侍人还有什么资本?可是以色侍人之后还有色衰爱弛这一说呢!

    田大嫂摇摇头,抱着闺女离开了田家,可恨,婆婆还没有她看的明白!

    等田大嫂顶着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抱着闺女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带来的面条已经卖完了,还剩下盆里一点面,而张月娥正在熟练的拉面呢。那钱盒子里面满满当当的全都是铜板。

    宋春花将钱盒子交给她,“这是今天赚的,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张月娥将面拉完,然后均匀的分成几份,这才拍拍手,看到田大嫂脸上的巴掌印的时候,她楞了一下,然后什么也没说,朝田大嫂点点头,就走了。

    田大嫂眼眶有些发红,她将闺女绑在自己的身后,然后开始给食客煮面,旁边的摊贩看着她脸上通红的巴掌印,忍不住叹口气,“我看你也是个明白的,你那小姑子可不是个好的,你这孩子啊,以后还是自己带吧。”后面的话这人没说,但是田大嫂也明白人家的意思,那是怕她将孩子交给婆婆带着,以后再长成了第二个田歌!

    田大嫂也是怕这个,所以才将孩子带来了,现在一天比一天暖和了,给孩子多穿点,应该没什么事!

    本来大家因为田歌,对田大嫂也颇有微词的,可是如今看到田大嫂顶着一个大巴掌印回来,心里的那点微词,也化作了一声叹息。

    这世道,谁都不容易!

    ------题外话------

    今天的两章还没捉虫,啊,好烦啊,每天码字不愁人,但是最愁捉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