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玄幻小说 > 头狼 > 卓尔不群 2372 拦你咋地啦!
    几分钟后,闹腾腾的会客室总算安静下来。

    只剩下我、李洁明、单勇和段磊四人,段磊的后脑勺刚刚被我砸破了皮,他拿一团卫生纸紧紧捂着伤口,眼神如狼的盯着我直喘粗气。

    李洁明率先打开话匣子:“老弟,你李洁明虽然谈不上正人君子,但是对自己朋友从来没得说,你可能不知情,但你可以问问磊哥,无论是你们哪家分店开业,还是什么公司剪彩,我哪回没有亲自到场,至少都是二十万起步的红包,我做这些除了是感”

    “怎么着,我现在跟小王朗对话还需要通报呐。”

    房门外,一道粗犷的嗓音响起,紧跟着李新元就被人直接推了进来,门外一阵脚步声泛起,就看到叶致远和他叔叔叶世龙,还有两个青年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其中还有个青年推着轮椅,轮椅上跟我刚打完照面没多久的崔辉鼻青脸肿的坐在上面。

    看清楚几人后,我朝着愤愤不平的李新元摆摆手,随即很有礼貌的打招呼:“叶叔,远仔”

    “快别,喊我老叶就好,你王朗现在属实了不得啊,先扳邓国强,后斩常飞,又连续攀上老熊和石公、秦公两棵大树,眼里哪还能容得下我这种货色。”叶世龙哈哈大笑着摆摆手,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的直接一屁股坐在我的位置上,指了指轮椅上哭撇撇的崔辉道:“四眼仔给我开了很多年的车,事发当时远仔给你打电话求情,你是一点架子没舍得放啊,怎么着,要不要把我这个后台也一块废掉呢!”

    我脸色发灰的指了指崔辉,抬头看向叶世龙:“您是说他么?”

    “叶哥,当时他要打断我的双腿,我哭着求着让他看在你面子上,他还骂你算个屁”可能是感觉自己有人撑腰,崔辉立即翻着一对破嘴,边哭边喊的颠倒是非。

    叶致远马上呵斥一句:“你特么闭嘴,罪有应得的混蛋。”

    没等叶致远吼完,我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踹在崔辉的肚子上,狗日的连人带轮椅瞬间被我干了个底朝天,趴在地上嗷嗷呻吟起来,我接着又抄起旁边的一把椅子,玩命似的照他身上“咣咣”猛砸。

    “王朗!”

    “朗哥,住手!”

    叶世龙和叶致远一个拍桌子瞪眼,另外一个凑过来阻拦我,连同跟他们一起进屋的几个青年也忙不迭凑了过来。

    “你给我滚一边拉去!”我唾沫横飞的甩开叶致远,继续挥舞椅子往崔辉身上劈头盖脸的猛砸。

    眼见两个叶家青年要跟我动手,段磊低吼一声,抓起烟灰缸“啪”的一下摔在地上,梗脖低吼:“元元,看什么看,把保安都给我喊进来,如果有人在咱家的酒店打了咱家的老总,你们都可以滚蛋辞职了!”

    “曹尼玛得,你们要干嘛!”

    “再特么动一下试试。”

    杨解放带着八九个老黑保安一窝蜂似的冲进来,迅速跟叶家几个青年推搡在一块。

    直打椅子完全散架,崔辉休克过去,我才吐了口唾沫,将手中剩下的椅子腿重重砸在崔辉的身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撞开两个叶家青年,来到叶世龙的跟前,居高临下的出声:“你占我地方了,起来!”

    “王朗!”叶世龙气哄哄的“蹭”一下蹦跶起身。

    “你听清楚,不管是看在远仔的面子还是小九的情分,我尊称你一声叶叔叔。”我指着他的胸脯子冷笑:“但不代表,你在我这儿真有叔叔的排面,知道我为什么跟远仔闹崩了吗?就因为他背后是你这样唯唯诺诺的长辈,摊上我的事儿时候,像只耗子似的蜷缩在角落看热闹,遇上自家的事儿,立即张牙舞爪的跑出来演猫,我不管你是来要画面的,还是特么主持公道的,想听到我的解释,就老老实实的耷拉下脑袋,你要跟我玩仗势欺人那一套,我无非再损失两个兄弟,但你叶家从今天开始,准备一周办一场白事会吧,咱们用事实说话,你看我吹没吹牛逼就完了!”

    “说什么呢朗哥。”叶致远慌忙撞了我胳膊一下,随即朝着叶世龙低声道:“叔,你理解一下王朗,死的人是他弟弟,这事儿也确实是因为崔辉参与。”

    “呼”叶世龙胸口剧烈起伏两下,突兀笑了,朝我翘起大拇指道:“好,非常好!王朗你感觉自己现在翅膀硬了是吧,那咱们就以后在事上见!”

    说罢以后,叶世龙挤开我,拔腿就朝门口走去。

    “我让你走没?”盯着他的后脑勺,我冷冰冰的开腔:“你领着轮椅上那个废物耀武扬威的跑到我家,无非是想找点存在感嘛,那咱就把事情挑明了说,待会我要让你亲耳听到,我兄弟的死跟他有关系,完事咱俩再继续扯一扯,究竟谁该给谁负责!”

    叶世龙气哄哄的回过来脑袋:“怎么着,你还要拦下我不成?”

    会客室门口,一道清冷的男声传来:“拦你咋地啦,需要开张特别通行证吗!”

    眨巴眼的功夫,一大一小两条身影出现在会客室的门前。

    我循着声音望过去,下意识的先看向那个矮小的身影,白皙粉嫩的小脸蛋后面扎着两个可爱的羊角辫,又黑又亮的两颗大眼睛,像极了熟透的山葡萄,不想竟然是跟我有过数面之缘的小念夏,也是王者商会龙头大哥赵成虎家里的千金,之前因为马征那个傻缺的事情,我跟这小丫头结缘,多半年没见面,她似乎长高了不少。

    而念夏的旁边则杵着一个剃着卡尺头,穿一身仿迷彩装的冷面男人,正是小丫头的“御用保镖”白狼,对于这个一言不合就开削的男人,我印象还是无比深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