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 271,麻烦
    在机场,陈白羽眼泪汪汪的,泪珠子眼看就要落下来。

    鼓着腮,一脸的不高兴。

    可怜兮兮的,就好像被抛弃的小狗。

    陈白羽拉住阿妈的手,就好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咬住主人的衣服,然后‘汪汪汪’。

    让人看了就想要抱回家。

    “好了。就你娇气。再过两个月就能回家了,好好读书。”阿公瞪瞪眼,村里这么多孩子就数陈小五最娇气。

    以前离家上学,也眼泪汪汪的,抱着阿祖不撒手哭着喊着说不要上学要留在家里陪阿祖。

    现在长大了,不过是和家人分开几个月而已,又哭哭唧唧的。

    “越活越回去了。”

    明明就不是眼眶子浅的人,却偏是个爱哭包。

    陈白羽扁扁嘴,“谁让你们不住到我寒假的。”陈白羽吸吸鼻子,“你们玩到寒假,然后一起回去。再过一个月就下雪了,到时候还能看雪,玩雪呢。阿公你还没有见过雪吧?”

    阿公直接瞪眼看过来,“家里的果园不用看了?鸡鸭不用养了?鱼塘和水库不用清理蓄水了?忙着呢。雪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白花花的一片?”

    好吧。

    陈白羽只能闭嘴,一手拉着阿妈,一手拉着阿爸,“你们要照顾好自己。平时不用太累。忙,就请别人帮忙。”

    “反正我能赚钱。”

    “阿公阿婆也是,家里的果园找人看着就好。”

    阿公又要生气了,“能赚也不能浪费。”真是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今天的果园没有收获,本来就要亏本了。

    阿公怎么舍得请人?

    看阿公要生气了,阿婆赶紧开口,“好了。要回去了。小五,你也要好好的。你亲爸是个可怜人,多陪他。”

    “嗯。”陈白羽扁扁嘴,一行泪珠子直接滑落下来,滴落在脖子上,挂在下巴上,可怜兮兮的。

    黄华伟和李致远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陈白羽。在他们的印象中,陈白羽是聪明的,是能干的,也是狡猾的,有时候手段狠辣得像个老油条。

    像现在这样娇滴滴的哭唧唧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软绵绵的陈白羽,黄华伟和李致远对视一眼,感觉见鬼了。

    这丫头还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还真会装逼。

    相信她的家人绝对不知道她背地里有多凶残。当然,很多被她算计踩下的人,应该也不知道她是个娇气的小哭包。

    黄华伟和李致远都自认是有演技的人,没想到,在陈白羽面前只能自叹不如。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演技,也不至于父母不喜,家族排挤。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丢不丢人。”阿公觉得陈白羽被阿祖给养歪了。

    好好的孩子,娇气又矫情。

    陈白羽吸吸鼻子,擦擦脸,“我不哭了。”

    阿妈无奈的摇摇头,抬手帮陈白羽擦去脸颊上的泪珠子,“好好学习。既然喜欢李天朗,想和他一起,我们也没有意见。不过,要记住,女孩子要自尊自爱。”

    陈白羽点点头,“好。”

    陈白羽拉住阿妈的手,不愿意放开,好像随时会坐在地上打滚大哭,大喊‘不要走。’

    黄华伟和李致远站在旁边,看左看右就是不看陈白羽和家人依依惜别。其实,有些羡慕陈白羽。

    这样的亲情,在他们家是很难看到的。

    即使看到了,也不能想像和区分里面有多少的真情实意,又多少虚情假意。

    对于利益至上的家族,在需要的时候也是能够兄弟情深的。

    从小在大家大族长大的黄华伟和李致远都看得明白。当初,他们两人被家族排挤,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赤手空拳来到东莞拼搏。

    好不容易拼搏出一番事业了,那些人却又挤上来想要分一杯羹,甚至有人还想要空手摘取胜利的果实呢。

    想想,就呕心。

    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以前看见他们就冷嘲热讽,现在就上赶着捧追捧。

    想想就讽刺。

    最近,黄华伟和李致远没少和家族斗智斗勇,就为了‘利益’二字。家族想要摘取他们的果实,他们当然不会愿意。

    为此,家族的人没少给他们下绊子。

    “李先生?真巧。”

    听到声音,李致远的脸色就黑了,冷着一张脸没有回应。就没有见过如此没有眼色,死缠烂打的女人。

    这女人是当初陈白羽为了赶飞机在机场换机票的女人。因为这个女人是做服装生意的,当初就是要去广州进货。

    陈白羽为了顺利换到机票,就把阿黄华伟介绍给她,让黄华伟给了她折扣算是还了换机票的人情。

    但没想到这女人竟然看上了李致远,并主动追求。最无奈的是,她坚信女追男隔层纱,只要她努力,只要她主动就能抱得美男归。

    李致远不止一次的拒绝,但这女人就是听不懂,或者是听懂了缺装傻扮懵。也不知道她那来的自信,觉得只要坚持就一定能够水滴石穿。

    “林小姐?真巧。”黄华伟笑得亲切,脸上全是见见到‘老朋友’的惊喜,“林小姐,你又去广州?”

    林香玲笑得矜持,“黄先生,你好。”林香玲的目光看向李致远。

    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喜欢李致远。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按照她的所有想象和要求来长的。

    符合她对男人的所有想象。

    从第一眼开始,她就觉得他应该是她的,她想要嫁给她。

    作为新时代女性,喜欢当然就要追求。

    但奈何李致远的事业在广州,而她在京都,相隔太远。

    即使想要做些什么,也不方便。

    但她没想到,会在顾家的认亲宴会上见到李致远,更意外的是,李致远和顾延年的亲孙女陈白羽竟然是朋友。

    林香玲对此是怀疑的。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是朋友关系?

    想想就觉得可疑。

    可惜,这十几天观察下来,李致远和陈白羽应该真是单纯的朋友关系。相对于李致远,陈白羽好像和黄华伟的关系要更好一些。

    这十几天,林香玲时刻都在关注着李致远,时刻找机会邂逅,艳遇。可惜,李致远要么眼瞎,要么就是块木头。

    她一次次的出现,他却视而不见。

    男人有征服欲,女人也有。

    你越是不理睬,假装高冷,我就越是喜欢。

    “李先生,你们也回广州?”

    但李致远眼皮也不抬一下。

    自从在顾家的认亲宴会上见过林香玲后,李致远就意识到麻烦来了。真的很烦。每次外出都能遇到,傻子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像电视里说的那样,一天见三次就是缘分?结婚的缘分。

    呵呵。

    有些是缘分,但也有些是安排。

    李致远最讨厌的就是被安排,否则,他现在也不会在广东,更不会还是单身狗。就因为他讨厌被家族安排,讨厌别人来指点插手他的人生。

    李致远凉凉的撇了林香玲一眼,懒得说话。有些人最会得寸进尺,他要是敢和林香玲说一句话,她就能打蛇随棍上。

    他可不想被人缠上。

    这个女人太没有自知之明,也看不懂颜色,烦人。

    哎。

    要是世界上的女人都像陈小五聪明,世界就美好了。

    “致远哥哥?”陈白羽有些好奇的走过来,眼神在李致远和林香玲之间看了看。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为什么林香玲看李致远的眼神带着幽怨?

    好像在看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陈白羽朝着李致远挑眉‘难道你这样那样人家了?’否则,为什么一副‘我被欺负了,要讨公道的脸?’

    李致远直接送陈白羽一个白眼,‘怎么不问问是不是别人对我这样那样?女人流氓起来比男人还要可怕。’

    好吧。

    陈白羽抿抿嘴,看来是她想多了。

    只是,林香玲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林家在京都虽然不算大家,但也是小有家底。

    像林香玲这样的女人应该是要联姻的。

    林家怎么可能会让她远嫁?

    难道林家看上的是李致远身后的家族?

    算了。

    陈白羽撇撇嘴,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李致远可是和狠人,要是林香玲真的敢做什么,李致远绝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收拾她。

    别看李致远平时地低调,和黄华伟站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什么存在感。但要论心狠,论手段,十个黄华伟也比不上一个李致远。

    黄华伟把自己做生意顺顺利利归功于运气,但陈白羽知道,这个‘运气’有一半是李致远的功劳。

    经济和罪恶齐飞,没有点手段根本就不可能把生意做这么大,还顺顺利利。黄华伟能走到今天,绝对有李致远的功劳在。

    否则,以黄华伟的心智手段,早就被人给吞了

    不过,李致远低调,什么都不说而已,默默付出。

    当年,黄华伟和李致远一同从家族里出来,不同的是黄华伟还带有不少东西和钱。而他真的算是身无分文。

    是黄华伟把他手里的钱一分为二,给了他一半当创业资金。

    黄华伟是个很仗义的人,对朋友是掏心掏肺的。看他能毫无心理压力把陈白羽当朋友就知道他是一个随意的人。

    而李致远站在他身后保驾护航。

    黄华伟根本就不知道李致远暗地里的手段,只觉得自己特别幸运。

    陈白羽真的很佩服林香玲的勇气,居然敢招惹李致远。

    色令智昏。

    要是惹怒了李致远,可能会被算计得渣都不剩。

    林香玲看向陈白羽红红的眼,有些感慨,谁能想到陈白羽和养父母的关系这么好?

    本来,她也怀疑陈白羽不改名的原因。

    但现在,看过陈白羽和养父母的相处后,林香玲觉得自己想多了。想到家里的父亲还在怀疑陈白羽到底是不是顾归来丢掉的女儿。

    还想着,如果陈白羽不是,他们要不要暗中寻找?把真正的遗珠找回来?让顾家欠他们一个人人情?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一家。

    现在林香玲觉得大家想多了。

    应该就是陈白羽和养父母家的关系好,不愿意改名。

    “陈小姐,我知道祁妮为什么要扔掉你。”林香玲和祁家是亲戚,所以知道一些。对于祁妮,林香玲也是不喜欢的。

    不过是一个喜欢仗着家世欺负人的蠢货而已。

    “哦。”陈白羽不太在意。

    不管祁妮有什么理由,都不重要。

    林香玲疑惑,“你不好奇?”

    “我为什么要好奇?不管什么理由,她扔掉我是事实。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至于祁妮扔掉我的理由,对我来说,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

    林香玲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看来,是我想多了。”看现在顾家和祁家相安无事的,她还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呢。

    林香玲也没有想错,祁伟业把顾归来带回祁家的事情的确是过去了。如果不是祁伟业救了顾归来,顾归来可能已经被打死了。

    所以,顾延年认下这个救命之恩,把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但这紧紧是关于顾归来的恩怨,并不是祁妮的。

    现在之所以不动祁妮,是因为顾延年把这件事交给陈白羽。

    顾延年相信陈白羽的手段。

    陈白羽没有动作,是因为她暂时想不到既能让祁妮悔不当初,又能让祁家只旁观不插手的办法。

    对付祁妮容易,但因此引起祁家的不满,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祁家可是个庞然大物。

    如果非不要,陈白羽并不想和祁家交恶。

    所以,对付祁妮容易,难得是拿捏好一个度。一个既能让祁妮得到教训,又不会引起祁家人反感。

    最好就是还能因为她‘教育’了祁妮做人,而感激她。

    这样就有些难度了。

    所以,陈白羽一直在衡量着。

    “我没想到陈小姐这么大度。”林香玲觉得陈白羽应该不是一个大度的人。还不知道在憋着什么大招呢。

    陈白羽耸耸肩,不想和林香玲说话,拜托黄华伟和李致远在飞机上多照顾她的家人。

    她的家人会和黄华伟还有李致远一起坐飞机回广州,然后再一起回东莞,最后黄华伟会帮忙安排车送阿公阿婆和大叔公大叔婆一起回农场。

    黄华伟这一趟京都行收获不少,正高兴着呢。对陈白羽的拜托很爽快的答应了。即使陈白羽不拜托,他也是要安排好的。

    因为黄华伟没少帮助和照顾陈白羽。所以顾延年感激他,给了他不少的方便和一些不能放在明面上说的利益。

    黄华伟当初也不过是觉得陈白羽年纪小小就一脸精明很好玩,所以多照顾两分而已。

    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攀上了顾延年这样的大人物。

    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

    拿到不少利益,黄华伟和李致远这一趟都算圆满。当然,如果没有林香玲的纠缠就更好了。

    “你放心。我会安排车送他们回去的。如果不放心,我亲自送,我去过一次,认得路。”

    黄华伟拍着心口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