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都市小说 > 婚途不知返 > 033:清川含笑
    周扬想……

    未来老板娘的五星好评,不要白不要。

    “有需要可以随时吩咐。”

    “……谢谢。”韩笑感觉,周扬的措辞很奇怪。

    正常人如果要表示客气应该会说“有事可以随时联系我”,类似这样就足够了,可他居然来了句“吩咐”,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学生,哪有哪个本事吩咐得了他啊。

    后来想想,她觉得对方大概是看在连清川的面子上才这样说的。

    毕竟,认识连清川,是她唯一和其他高中女生不同的地方。

    美滋滋的吃着午餐,韩笑给连清川拍了照过去,情真意切的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韩笑以为这是他让人在酒店打包的,但事实上,这是连母亲手做的。连妈妈十分坚定的认为,抓住儿媳妇的胃就等于抓住了儿媳妇一半的心,剩下的一半就靠满满的爱心。

    周扬前脚刚离开韩笑家,后脚就接到了连妈妈的电话,目的无他,就是想问问她未来儿媳妇有没有顺利受到午餐。

    确定韩童鞋收下之后,连妈妈又打给连清川,询问韩笑对这顿午餐的评价。

    “稍等,我截图给您。”

    说完,连清川就挂断了电话,把自己和韩笑的连天记录给连妈妈发了过去。

    一张照片,下面是一行接着一行的赞美。

    【奥一袭!】

    【不止味道好吃,装盘还这么精美,我都不舍得吃了。】

    连妈妈看着,笑的合不拢嘴,还骄傲的示意连爸爸和她一起看,“诶、诶……这‘奥一袭’是什么意思啊……”

    这一刻,连妈妈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这些年轻人说的话她都不懂。

    彼时连爸爸正怀抱着自家女儿看动漫,分神来了句,“日语吧,好吃的意思。”

    说着,用手指了指电视机屏幕,里面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在吃了一口蛋包饭之后一脸享受的轻叹,“奥一袭……”

    连妈妈看着,若有所思的用手摸着下巴。

    “搜嘎!”

    连爸爸:“……”

    学的还真快。

    一个下午的时间匆匆而过,等韩笑从题海中“上岸”的时候,天色擦黑。

    抻了个懒腰,她想着晚餐是叫外卖还是自己弄点啥,正纠结呢,就听门铃大响。

    嗯?

    谁呀?

    疑惑的跑出卧室去玄关,韩笑趴在门上透过门镜往外看,却“惊悚”的发现连清川站在外面,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不过她猜,应该是热腾腾的饭菜。

    赶紧推开门让他进来,韩笑惊讶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您老人家”怎么还亲自来了。

    “送饭。”

    连清川把手里的保温盒递给韩笑,换上她拿给他的拖鞋。

    拎了拎手里的盒子,韩笑发现比中午周扬给她送来的重。正纳闷呢,就听连清川音色沉稳的对她说,“我一下班就过来了,还没吃饭。”

    言外之意就是,这盒子里装的是咱俩的量。

    “哦……”

    韩笑心想,那你为啥不回家吃呢?

    只是,这话她没敢问。

    手脚麻利的摆上碗筷,韩笑端坐在餐桌一侧等连清川洗手回来,看着自己搭在膝上的双手,总有种小学生的错觉。

    “吃吧。”

    “谢谢叔叔。”数不清第多少次道谢,韩笑这才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你……”

    再一次听到她那声“叔叔”,连清川明显有些欲言又止。

    发现他似乎有话要说,韩笑连忙放下碗筷准备“恭听”,一副时刻待命的样子。

    “……没什么,吃吧。”他发现她今天异常紧张。

    听话的夹菜吃饭,韩笑的动作稍显机械。

    连清川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闲聊,感觉她放松了下来这才忽转话锋,“你好像从来没叫过我名字。”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韩笑微怔,“叫你名字……太不礼貌了吧……”

    他是长辈啊。

    单单是瞧着韩笑看向自己那个满眼敬重的神情连清川就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这也是他现在急需解决的麻烦,否则天长日久,以后想扭转她的想法就更难了。

    “我只是年纪比你大,但心态还算年轻。”所以,他觉得两人必须在同等的位置上。

    “是……是吗……”

    “……”

    毫无疑问,韩童鞋明显怀疑的语气令连总伤了心,沉默了好一会儿。

    抚着心口缓了好一会儿连清川才回过劲儿来,“按年龄来讲你该叫我叔叔,但深究起来,我们算是朋友不是吗?”

    “嗯。”韩笑点头。

    “既然是朋友,那彼此互称姓名很正常啊。”

    “哦……”

    “那叫一声听听。”

    “叔叔。”

    “……”

    薄唇微抿,连清川二话不说低头开始吃饭。

    某个瞬间,他甚至觉得这丫头是故意的。

    但其实还真不是……

    韩笑就是单纯被他亲自来送饭还和她一起在她吃饭的举动给惊到了,所以脑子一直不咋够用,晕晕乎乎像喝醉了似的,反应稍显迟钝。这会儿见连清川忽然没了声音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赶紧补救,“刚刚那是下意识喊的,不是我的本意。”

    “嗯。”某位“老人家”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连、连清川……”韩笑的声音低低的,很轻,不像平时那么有活力,脆脆的,“你生气啦?”

    仔细听,似乎还有些小心翼翼。

    “没有。”

    “真的?”

    “我不会生你的气。”永远都不会。

    听他这么说,韩笑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显然放开了紧绷的神经,“连清川……你这名字真好听,你身边的人平时都这么叫你吗……”

    “不会。”

    寻常人都只会称呼他“连先生”,而像成蹊他们那群人就和清风一样管他叫“大哥”,父母只叫他“清川”,像这样连名带姓喊他的人,她还是第一个。

    “那我……”

    叩叩——

    韩笑的话音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混着门铃声突兀的响起。

    “我去看看。”

    她起身走向玄关,透过门镜看到外面那道高瘦的身影时,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停止了。

    与此同时,尚熙的声音也从门外传来,“韩笑!半步颠你给我开门!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