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都市小说 >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 第501章 女子搭讪
    终于捱到了晚上,林灼华陪着太后一起吃了晚饭,又登上了皇宫里最高的明德楼,看着满宫的华灯璀璨,陪着太后吃了点心,喝了茶,闲聊了一会儿,太后这才开口说散了。

    林灼华正要跟皇上一起送太后下明德楼,谁知太后却抬手拦住了他们道:“我年纪大了,受不得冻,熬不住。你们两个年轻人不必陪着我,再留在这里多看一会儿吧,瞧这满城的烟花多漂亮啊,一年也只这一次,不必着急回去。”

    林灼华当即就脸红了,太后这么做,分明就是想让自己和皇上两个单独呆着,好……增进感情。太后的年岁也不算大,哪里就这么瞌睡,这个点都熬不住?分明就是想早点立刻,单独留下自己和皇上。

    林灼华心中暗生愧疚,然而他们却并没有把要出宫去赏灯的事情告诉给太后。

    皇帝倒是一脸泰然地送了太后离开。

    然后对身旁的林灼华道:“走吧,衣服都准备好了吧?先回去换上。”

    林灼华这才又重新雀跃起来,忙道:“回皇上的话,都准备好了。”

    “待会儿出了宫之后可别再这样说话了,你这一开口,人家就知道我们这一帝一后偷溜出来赏灯了。”

    这话明显带着戏谑的意味,听得林灼华不由一愣,下意识抬眸去看,果然见得皇上脸上有浅浅的笑意,她更是呆愣了。

    皇帝也是因为感受到林灼华的期待和雀跃,觉得这惯常端庄自持、冷静泰然的皇后,突然因为要出宫去看花灯这件事,有了小姑娘般的雀跃和欣喜,很是有趣,这才忍不住起了调侃之意。

    “走吧,”皇帝率先迈开了步子,下了明德楼。林灼华赶紧随后跟上。

    京城各主道上,全都挂满了各色的花灯,一眼望去,灯火璀璨,似九天银河一般。路上游人如织,许多人的手里也都提着一盏花灯,道路两旁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很是热闹。

    谢安澜见自己儿子撒了欢儿一般地转眼就钻入人群不见,提前跟他说的那些话都当了耳旁风,索性直接将他给提了起来抱入怀中。

    一年就这么一次上元节,康儿却被牢牢地扣在自己父亲的怀中,怎么也挣扎不脱,不免有些泄气。不由得将求助的目光落向自己的母亲,欢颜见了却只是笑了笑,“别看我,是你自己言而无信,出府之前答应得好好的,说是出来之后,绝不乱跑,好好跟在爹和娘的身边。可出来之后呢,全然不顾之前自己答应过的话,到处乱窜,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影。万一丢了怎么办?万一歹人将你给抓住了怎么了?”

    “那我答应爹和娘亲,不再乱跑了,保证乖乖呆着,绝不会让爹爹和娘亲看不到我,就让我下去自己走行吗?”路边好多好玩儿的,爹爹都不停一停。

    “不行。”谢安澜毫不犹豫地拒绝,“有些机会只有一次,你没抓住,就再也没有了,后悔也不行。”

    欢颜知道谢安澜是在借机教儿子做人的道理,也就没有开口。

    小家伙没法子,只有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父亲的怀里,眼巴巴地盯着路边两旁各色的摊子。

    “爹爹,我想要那个……”

    每当康儿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都会让谢安澜停下来,但谢安澜并不是每次都会满足他的要求,“你得为你自己的失诺付出点代价。”不然这小子还会不长记性。

    一路逛着,正好经过了顾珏翎的酒肆,欢颜便想着上元节这样的日子,酒肆里的生意肯定很忙,翎儿估计是在店里的,所以就想着进去看看。

    刚迈过门槛,就看见顾珏翎站在柜台之后,跟面前一位女子在说些什么,从欢颜这个方向看,只能看到那女子的侧脸,鼻子秀挺,长眉入鬓,肌肤白皙,身形也是纤细修长,腰身不盈一握,光是这么看着,就能看出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子。

    欢颜心中好奇,也不知这女子在跟翎儿说些什么,欢颜走近了些看,但见那女子面上微红,眸中有羞赧之色,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翎儿的态度则很平常,不过脸上的神情倒也算得上温和。

    谢安澜抱着康儿随后走了进来,康儿看到自己舅舅在跟一个女子说话,也是好奇地打量那女子,一时并未出出声。因为娘亲已经告诉过自己了,在别人说话的时候,随便开口打断是很不礼貌的。

    倒是顾珏翎先注意到了他们,朝着欢颜笑了笑,继而开口跟那女子说了什么,那女子也是下意识地朝欢颜他们这边看过来,脸上的神色更加不好意思了,跟欢颜他们点头招呼过之后,便是匆匆低头走了出去。

    欢颜看得有趣,走上前去问自己的弟弟,“跟人家姑娘说什么了?让人家姑娘这么不好意思,还红着脸跑走了?”

    这下倒是轮到顾珏翎面上微赧了,“方才的那位是百花楼的姑娘,跟姐妹们打赌输了,便被遣来……”

    欢颜恍然大悟,忍俊不禁地道:“所以她是赌输了,被她的姐妹们怂恿着过来跟你搭讪的?”

    方才欢颜便也有些猜着了,那姑娘身上穿的衣服虽然很华美,可大约并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绝不会在这酒肆之中跟一个男人站着说了这么久的话。而且这大堂之中还有不少的客人都在看着,要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哪里敢做出这般出格的事情?这要是被人认出来了,往重了说,那就是行为不检,有辱家门,被打一顿都是轻的。

    欢颜越是这样笑,顾珏翎越是不好意思,连忙扯了另外的话,“你们这是来看花灯的?”

    话说着,顾珏翎伸出手去,摸了摸康儿的脑袋。而康儿则看着自己的舅舅,一脸无奈地道:“爹爹不许我下来自己走。”

    “今天人多,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好好跟着你爹爹和娘亲,若是遇到什么歹人就麻烦了。”

    康儿点了点头,“我知道。”然后将手里握着的一个糖人递给顾珏翎,“娘说要来看看舅舅,这是特意给舅舅带的。”

    顾珏翎虽然早已过了对糖人感兴趣的年纪了,但是毕竟是康儿的一番心意,顾珏翎也就笑着接了过来。

    这时候,欢颜却是对顾珏翎道:“姐姐有两句话要单独跟你说。”说完,便是朝后院里走。

    顾珏翎也是随后跟了上去。

    到了后院里,看了一下四周都没有人,欢颜才道:“除了这次之后,你跟那百花楼的姑娘还有其他来往没有?”

    顾珏翎面上一怔,随即道:“因为之前掌柜的都跟百花楼商量好了,以后她们要用的酒都从我们这里拿……若是姐姐觉得不合适的话,我让掌柜的明天就去跟她们说……”

    “我没这个意思。我也是做生意的,难道还不知道开门就是客的道理?”自己那顾宣记也从来没有挑客人的,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付得出应该的价钱,布料都是一样地卖出去。

    “我的意思是……生意上是生意上的事情,你自己本身不要跟那些姑娘们走太近。我知道你很是谨慎自持,不像京中的那些公子哥儿,进出青楼频繁。我是顾虑着……你毕竟也到了年纪了,若是今天这样的事情被人传出去,若是有那些看中你的良家女子知道了,心里难免会有所顾虑。无论怎么样,也得为你以后的妻子想一想。”

    顾珏翎面上一红,“其实这真的是第一次,之前跟百花楼的生意,都是我让掌柜的去谈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方才那姑娘,我看她打赌输,一脸窘迫地过来邀我同她一起赏花灯,也怪可怜的……”

    原来是邀请翎儿跟她一起赏花灯,既然翎儿没跟她一起走,那肯定就是拒绝了。

    欢颜摇了摇头,略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你啊,真是不懂得女子的心思。”

    方才那姑娘的神情,可是羞涩大于窘迫的,虽然打赌输了的事情也许是真的,但是她想邀翎儿一起去赏花灯的事情怕也是真的,不过是借这个打赌输了的借口罢了。

    欢颜也不欲点破,只是嘱咐顾珏翎道:“总之,你以后还是多顾忌些,别让你将来的妻子因为这种事情,心里有了什么疙瘩。”

    这翎儿以后成亲了,要是他的妻子听说了这件事,心里肯定难受啊。

    顾珏翎很是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自己还没有想过娶妻的事情,怎么自从父亲说了那大理寺卿家小女儿的事情之后,姐姐也开始数次跟自己提起成亲的事情了?

    嘱咐完这些之后,欢颜也没有再多留,跟谢安澜还有康儿一起,接着去逛了。

    刚走出这酒肆没多远,欢颜便瞧着迎面走来的那几位姑娘有些眼熟,仔细一瞧,还真是自己认识的。

    都是京中几位肱骨大臣家的小姐,难得有这样出来逛的机会,几位小姐看起来都很开心。只有一个人却明显地兴致不高。

    正是那林家的二小姐林灼妍。

    欢颜想起自己初次见她的时候,多活泼爱笑的一个姑娘,怎么现在这样……一脸沉郁,死气沉沉的样子?

    “小心一点。”眼见着欢颜看得出身,差点撞着前面的人,谢安澜赶紧伸手拦了她一下。

    欢颜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声道:“我看到林家的二小姐了,同其他几位大臣家的小姐一起出来玩儿,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那个时候,自己还猜测这位林家二小姐是不是喜欢皇上,若真是如此的话,她这般不同于往常,也可以理解了,自己的姐姐嫁给了自己喜欢的男人,换成谁也高兴不起来吧?

    不过,林灼华都已经嫁进皇宫半年了,她也该走出来了吧?说起来,这林灼妍跟皇上统共也没见过几次面,也不至于就用情深到,直到如今都还忘不掉吧?

    谢安澜也是朝着她方才看的方向看过去,只是淡淡道:“你跟林家的二小姐有交情?”

    “没有,只是……我觉得有些事情似乎跟皇上有关。”

    谢安澜也想起当初欢颜跟自己说的,林家二小姐也许喜欢皇上的话。

    “皇上心系天下,可没有功夫理会这种事情。她们总归是亲姐妹,早晚都会言归于好的。”

    欢颜也只是恰好看到了林家二小姐,就这么一说,这种事情,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林灼妍却没有注意到他们,只是跟其他几位小姐一起往前逛着,其他几位小姐都是兴致盎然,只有她自己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