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田园贤妻 > 第二十一章
    “瑄和,你有没有看到哥哥啊?”一一抱着瑄和,满怀希望的问着。

    “一一,我看到哥哥了。不过那个时候我从马车上跳下来,然后狼群就带着我走了,哥哥在和那个黑衣人打架。一一,哥哥现在还没有回家吗?”瑄和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儿了,自己都在旺旺的家里面玩了这么久了,怎么哥哥还没有回家呢?

    “瑄和,那你们走的时候,哥哥怎么样了?”一一心疼的厉害,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知道赵霁华的情况。

    “一一,我们走的时候哥哥和那个人刚打起来,旺旺要送我回来,还有那些受伤的狼群,我们都是一起走的。走到了后面的分岔路口,旺旺让狼群分开走了,我就跟着旺旺回家了,在那里吃了果子。我还以为哥哥回家了,一一,哥哥肯定是受伤了,要不然哥哥不会到这个时候还不回家。”瑄和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哭了起来。

    他知道哥哥是很顾家的人,平时没啥事情都会赶紧回家的,不然的话一一回担心的。现在哥哥还没有回来,那说明哥哥肯定是受伤了。那个黑衣人看着也很厉害的,那个时候跟几只狼一起打架,也没有受伤。

    “瑄和,你不要哭,不要哭,哥哥会没事儿的,一定会没事儿的。”一一安慰着瑄和,但是自己心里面也没有谱儿。现在赵霁华生死未卜,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自己要去哪里找他呢?自己要怎么办呢?

    “一一,你快去找哥哥。对了,旺旺知道在哪里,旺旺你带着一一去找哥哥,我么你一起去。”瑄和用双手把脸上的眼泪给擦掉了,然后就站了起来,要跟着旺旺一起去找哥哥。

    “瑄和,你乖乖的,我和叔叔去找哥哥,但是先把你给送回家。现在天黑了,夜深了,你回家跟着阿珠姐姐等我们回来,姐姐一定把哥哥给你带回来。”一一抱着瑄和起身,现在也来不及回家了,只能够寄希望于旺旺,让它带着瑄和回家,然后再来一只狼带着自己和周霆宇去找赵霁华。

    现在时间不能够耽误,赵霁华要是受伤了的话,越是早点找到他的话,对他越是有利。

    “一一,我要跟你一起去找哥哥,你就让我跟着你一起好不好?我可以自己走路,不让你抱着。”瑄和哭着不愿意,他知道这一次哥哥而是为了自己才这样的,自己就是想要过去看看,不然的话,要是哥哥除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办?

    “瑄和,你听话,现在去找哥哥要紧,你跟着旺旺先回家好不好?姐姐一定把哥哥给你带回来。”晚上林子里面太黑了,带着小孩子不方便。万一树枝把小孩子的脸给划破了怎么办?

    “一一,我不要回去,要是家里面还有坏人怎么办?要是再把我给抓走了怎么办?到时候家里面就只有阿珠姐姐一个了,她也救不了我啊!”瑄和不愿意回去,他这么说虽然是个借口,但是也是一个事实。

    一一刚才还没有想到这一点,万一真的家里面有人在守着的话,那么选恶化回去,不就是正好把羊给送到老虎嘴巴里面了吗?自己真的是,被赵霁华的事情扰乱了心神,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那瑄和,姐姐带着你去找哥哥。来,我们快走。”一一也不纠结了,直接抱着瑄和就走了。

    周霆宇看着一一抱着孩子艰难的走着,自己就过去把孩子给接过来,“你赶紧走,我抱着他还走的快一些。”周霆宇说完,就跟着旺旺走在了前面,一一就在后面就抱着火把走着。

    这几年,她也算是养尊处优,家里面有了蔡大娘和青烟青霜三个人,家务事基本上她都没有动过手。就算是自己的小衣服,那都是赵霁华全部洗好了。一一在家里面就做一些针线活,给赵霁华还有瑄和两个人做衣裳做鞋子。

    其他的事情,一一都没有动过手。以前也上过山,不过那个时候上山是为了玩,就是摘摘果子或者是找点金银花之类的,慢慢悠悠的上山,然后在慢悠悠地回去,十分的悠闲。现在是要去救人,再加上是在晚上,根本就看不清前面的路。就算是有火把在点燃着,但是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这边的树木杂草太多了。

    一一走着走着,一下子没有看清楚,直接绊住了一堆枯草,然后就摔了一跤。幸好这边不是那种下坡路,不然的话她是要直接从上面滚下去的。不过就是这样的有点儿坑坑洼洼的平坦的地方,她还是摔跤了。这一条路她根本就没有走过,对这里的路况也不熟悉,所以摔一跤才是正常的。

    不过路上有很多小石子儿,一一摔下来的时候,两只手掌着地,手掌心被擦破了,血开始流了出来,火辣辣的疼着。一一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这几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现在这细皮嫩肉的手,直接就被划破了,鲜血直流,看着就吓人。

    刚才因为她的摔倒,火把也掉在地上灭了。

    周霆宇抱着瑄和长在往前面走着呢,听到了后面的动静赶紧停下来,旺旺已经飞快的跑到了一一的身边,伸出舌头在舔着她的手掌心。

    “一一姑娘,你没事儿吧?”周霆宇走过来,拿着火把照亮,看着一一的手在流血。

    “一,你怎么了啊?你不要吓唬我啊?”瑄和看着一一流血的双手,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没事儿,就是摔了一跤,没事儿的。”一一仰着头,把眼泪逼回去。现在正是紧要的关头,赵霁华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自己不能够在这里耽误时间。“我们接着走路吧,就是我的火把灭掉了,需要重新点起来。”一一咬了咬牙,然后把双手的手掌心放在了自己的裤子上擦了一下,把上面的石子儿都给弄掉了。

    这个伤口看着吓人,就是刚才石头擦破皮的地方有点儿多,所以流血了。但是其实手掌心这里也没有什么主动脉的,就算是擦破皮,也没有大碍。一会儿血小板的作用发挥了,这里的血就不会流出来了。

    一一的手掌心火辣辣的疼着,她想到了赵霁华,他不忍心自己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就是缝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指头给扎破了,他都心疼的不得了。到时候等他看到自己的手心的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心疼呢。

    一一忍着痛,举起了火把,接着跟着周霆宇的脚步,开始赶路了。瑄和就趴在周霆宇的肩膀上,眼睛就盯着一一,生怕她哪里不好再摔一跤。

    旺旺的步子很急,它也觉得赵霁华肯定是出事儿了,所以一直不停的在往前面赶着路,周霆宇基本上都是大踏步的跟上,可怜了一一,她都是小跑着的,手掌心还很疼,还担心自己会不会摔倒,心里面还惦记着赵霁华,没一会儿满头大汗的,看着就是一个小可怜。

    “旺旺,还有多久?”一一跑不动了,现在两条腿儿都在打颤,这个运动量已经超出了她的身体能够承受的范围。虽然她一直在跟着赵霁华锻炼身体,习武增强体质,但是这不停地上山下山,小腿肚子已经承受不了了。

    “一一姑娘,这条路我估摸着是去那边的一个村落,我知道路怎么走。要不这样,你带着瑄和在这里等着,我去找赵兄弟。”周霆宇看着一一已经咬牙跟了这么久了,心里面知道她也是个不容易的,要不然不会坚持这么远。

    要是自己一个人去的话,速度肯定要快一些,自己现在也知道路程了,不用旺旺带路了。

    “那这里还有多远?”一一想要自己去找赵霁华,不然的话自己不放心。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从这里过去,起码还要翻过两座山。”周霆宇看着前面的路说着。

    “两座山,两座山。”一一小声地念叨着,然后说着:“你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不会跟你拉开太远的距离。”一一还是坚持要去找赵霁华,自己不能够中途放弃。

    “好,那我们现在也不耽误,我抱着瑄和走前面,你跟着狼走在后面。”周霆宇心里面也着急的很,他知道耽误的时间越多,对赵霁华越不利。

    一一点头了,坐在地上看着周霆宇转身离开,自己用手捶了捶小腿肚子,然后咬咬牙,跟着旺旺,也超前走了。

    走着走着,一一的心就很难受,她没有想到,原来瑄和被带走了这么远,这要是没有旺旺的帮忙,光是靠自己和赵霁华两个人是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瑄和的。估计绑架瑄和的人也没有想到会有狼群来帮忙,不然的话估计就要换条路,不走这里了。

    今天真的是凶险万分,希望赵霁华也是有惊无险,一家人平平安安地回家。

    一一举着火把,走着走着又被绊了摔了一跤,这边正好是个坎儿,然后她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摔下去了。要是直接摔下去的话,这也不算是最恐怖的,恐怖的是,一一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直接扑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她的手里摸到的还有液体在流动。

    火把正好飞到了草丛这边,地上的枯枝烂叶一点就着,哄一下子就开始燃烧起来了。一一就着火光,看到了自己血淋淋的双手,睁大了眼睛看清楚,这里躺着的是一个黑衣人,身上还在流血。

    “啊啊啊!”一一尖叫一声,旺旺已经在她的身边,看着这个黑衣人,对着他就是嚎叫,然后张开自己的嘴巴准备一口把他的脖子给咬断。

    “旺旺,等等等等。”一一不确定这个人死没死,但是据说人死了之后,身体会变硬的,这个人身体还是软软的,应该是没有死,而是昏过去了。

    看看旺旺这么大的反应,一一明白,他应该就是今天绑架瑄和的主要犯罪人了。现在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在这里晕过去了,那么赵霁华的情况估计也不容乐观。这个人,既然是来带走瑄和的,那么他肯定是知道瑄和的身份了。

    其实就今天赵霁华说的来看,他对瑄和的身份也是根据那些东西猜测出来的,并不知道可靠的东西。现在自己家和瑄和的本家相对来说就是敌对关系,并且敌暗我明,敌强我弱,自己家是处于被动的地位。就像是今天,他们直接把瑄和给弄走了,给家里面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这个人要是让旺旺把他给咬死了,那真是死了之后一了百了,但是也掐断了自己能够知道瑄和本家的消息。这一次那边是派了人过来抓人,结果失败了,那下一次呢?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把瑄和带回去认祖归宗?还是直接解决掉?看今天的情况,应该是前者居多一些。

    但是为什么要偷偷把瑄和给带走呢?难不成他们是担心自己和赵霁华会因为养育了瑄和几年,因此要挟什么,所以就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给带走?

    一一觉得这些都是未知的,这些问题都需要这个人来解答。他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了,应该没有什么战斗力,赶紧找个绳子把他给绑起来,这样的话就算醒过来,自己也没有那么被动。

    一一现在好希望自己以前是一个学医的,这样的话就知道身体的学位,随便捣鼓捣鼓就把这个人给弄的醒不过来最好了。然后想要让他清醒的时候,再用银针扎两下就好了。可惜自己没有那个技能,现在只能够去找树藤,把他给绑起来。

    那边的枯叶子已经烧起来了,一一觉得要是不灭火的话,估计这个林子都会被烧起来。火把已经在火海里面点燃了,找不到火把了。但是这附近也没有水源,自己真的是一个弱女子,要怎么救火呢?

    幸好火把被扔到了那一边去,火势朝着另一边蔓延,不然的话一一就遭殃了。

    一一在这里停下了脚步,再加上火把也没有了,前面的林子也是黑黢黢的,今晚的月亮也不亮,根本就看不清前面的路。一一就想着在这等着周霆宇,他肯定带着自己还有瑄和回来,然后再把这个晕过去的人给带上,一起回家。

    一一把黑衣人给绑起来之后,自己就把他的面巾给扯下来了,借着火光发现他长得白白嫩嫩的,看着就跟一个小白脸一样。一一突然之间就想到了几年前的一件事情,那个小白脸叫刘钰,只不过他比这个小白脸的脸上要圆润一些。

    现在的黑衣人咋都长得这么白呢?

    一一等着周霆宇自己也没有在这里闲着,她从头到尾里里外外,把这个黑衣人给翻了个遍,结果翻出来一个木牌子,除此之外,还有一包药粉。木牌子上面刻了几个字,还有那种奇怪的花纹,一一没有在意。这包药粉上面,没有写名字,也不知道是干啥的。

    一一瞅着旺旺,旺旺也瞅着她。

    “你说这个黑衣人身上会带些什么呢?一会想办法给他灌进去,要是毒药的话,那也是他点子背;要是其他的药粉的话,那么也能够给自己省点精力。”一一直接把这个黑衣人的嘴巴掰开,准备把药粉倒进他的嘴巴里。可是他现在是昏迷了,咽也咽不下去,这里又没有水喝,还是等等,等找到水的时候再给他吃。

    其实一一手里面拿着的就是一包迷药,前面把瑄和给迷晕用的就是这一包。这包药的药效很高,要是把一半都给人吃了的话,估计能躺着睡上个两三天才会醒过来。

    再说周霆宇,他知道了前面的路之后,自己就抱着瑄和举着火把往前面走了。两座山,说起来很容易,但是真的走的时候,其实很艰难的。特别是他怀里面还抱着一个小孩子,不能摔了。所以走起来就要格外的小心。

    因为他要赶速度,所以就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等到一座山翻完之后,那边的山才开始着火的,因此瑄和也不知道一一那边着火了。

    还没有到这边的林子呢,就听到有人在哭着叫喊着,听着声音像是一个女人在叫唤。不过大晚上的,在树林子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唤声,听起来也是怪渗人的。周霆宇还担心瑄和会被吓到呢,结果就看着他皱着眉头。

    “叔叔,我给你说,现在正在喊着救命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今天扮作一一的样子,然后把我给迷晕了带走了。我们不管他,你也不要害怕,那个女人不怎么会功夫,长得还丑不拉几的。”瑄和还安慰了一下周霆宇。

    其实瑄和喊人的辈分都差了,他每次喊张玉珠就是玉珠姐姐或者是阿珠姐姐,到了周霆宇这里就变成了叔叔了。

    周霆宇心里面也很郁闷,但是没办法,谁让这样的称呼,在自己和张玉珠没有成亲前就是这么喊着的呢?现在让小孩子换过来,估计人家已经喊顺口了。

    “瑄和,今天就是在这里吗?叔叔不害怕,你放心好了。”周霆宇觉得很贴心,瑄和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有的时候一些小动作,真的让人觉得心里面暖暖的。想到了自己妻子肚子里面的孩子,以后自己也会有这么一个聪明机灵懂事儿的儿子,周霆宇觉得一切都有了盼头儿了。

    “对,今天就是在这里。叔叔,你放我下来,我也下来找找我哥哥。现在天黑了,看不清楚了,我们慢慢找。”瑄和也下来了,站在地上,跟在周霆宇的身后,接着火把的光亮,在这里找人。

    “死孩子,你救救我,放我下来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这棵树上有一条蛇,马上就要过来咬我了,求求你了……”假一一在这里嗓子都喊哑了,但是没有人从这里经过,没有人把她给救下来。

    其实刚才她只是听到了有那种蛇爬过去的声音,但是具体在不在这棵树上,她真的不知道。不过现在看到有人来了,就这么说一下,没准人家就把自己给放下去了。

    瑄和没有理会这个女人,跟在周霆宇的身后,仔细地看着。“哥哥,你在哪里啊?哥哥,我来找你,带你回家了!”瑄和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赵霁华的身影,心里面就很担心,就开始大声喊着,希望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然后吱一声。

    “赵霁华,你在哪里啊?赵霁华,你在哪里?”周霆宇也着急了,这边里里外外都找了两遍了,都没有看到人。他也跟着瑄和一起喊着,但是一直都没有听到人的声音。

    “叔叔,我哥哥会不会被坏人给抓走了啊?”瑄和哭着问周霆宇。

    “瑄和,你不要哭,你哥哥会没事儿的。你不要担心,你哥哥一会儿就回来了。”周霆宇把瑄和抱在怀里面,然后举着火把,仔仔细细地再在这里查询一遍。

    “叔叔,你看那里掉了一个东西!”瑄和眼尖,被抱起来之后借着火光,就看到了地上掉了一个东西。“这个是哥哥去年过生日的时候,一一亲手给他做的。从那次之后,哥哥一直都是戴在身上的,从来都没有放在家里。”

    瑄和拿着那个东西,看了一遍之后就确定这是哥哥身上的。现在东西掉在这里了,哥哥人到底去哪里了啊?瑄和觉得都是自己不好,哥哥肯定是被坏人给抓走了。

    “呜呜呜……呜呜呜……”瑄和抱着周霆宇的脖子,就开始大哭了起来。

    “瑄和,不要哭了,总是有办法的。树上的那个人,你有没有看到这个人去哪里了?”周霆宇想到树上还有一个女人,就走过去询问着。

    当时黑衣人救人的时候,只是看了一下附近有一个树干,直接就把人给扔上去了。结果,这棵树可是这里最高的那一棵。她当时是被狼给咬的疼的晕过去了,除此之外,她也是看到了狼群,心里面受到了极大的刺有点儿麻烦了,这边的林子里里外外走了不下三遍了,但是没有找到赵霁华的身影,那就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他本来在这里晕倒了,然后被人给带走了;第二就是他在回家的路上晕倒了。不管是哪一种,现在都不好找,因为天色已经黑了,就这一个火把,那是根本就不管用的。

    “瑄和,我们现在先去找你姐姐,看看她有什么办法。”周霆宇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够返程。

    假一一看着两个人真的要走,后悔的不得了,就开始在树上大喊大叫的,但是没有人理会她。

    在半个时辰之前,天虽然黑了,但是没有像现在这样黑的这么彻底。有一个车队正从这边经过,看着路上死去的马匹,还有没人看管的马车,就让下人去查探一番。结果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赵霁华,马车直接就把他给带走了。

    至于树上的两个人,他们也没有过问,把路上清理了一番,车队就继续前行了。

    过了没一会儿,树上的那个车夫醒过来了。他当时晕过去,虽然没有被狼群给咬了,但是是被两个正在打斗中的厉掌带来的掌风给震晕过去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小心脏都要给吓没了,所以从树上爬下来,自己就赶紧逃走了。

    可怜了那个假一一,最后就只有她一个人挂在树上。

    再说周霆宇抱着瑄和往回走,翻过了一座山之后,就看到了那边的山林火光冲天,把黑夜的半边天都给照亮了。周霆宇心里面咯噔一下,心想一一可千万不要出事儿,不然的话,赵兄弟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她再一出事儿,这不就完蛋了么?

    瑄和也看到了火光,担心是一一出问题了,哭着喊着说:“叔叔,你快点儿,一一可能在那边……”

    周霆宇手上的火把用了快一大半儿了,现在的火光也小了很多。周霆宇刚才走过一边路了,现在还有点儿印象,直接把火把给熄灭了,抱着瑄和就往那边的山头冲过去。

    一一现在已经不怕火了,所以现在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火,脑子里面虽然在想着以前残存下来的片段记忆,但是双眼还没有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她现在看着火,脑子里面一阵的清明。但是脑海中的记忆有限,再加上已经过了三年时间了,很多以前有点儿模糊印象的东西,现在全部都没有了。

    旺旺其实是害怕火的,可以说动物对火有着天生的畏惧之心。但是现在一一就在旁边,旺旺就不害怕了。它靠在一一的脚边上,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腿儿,无声的陪伴着她。

    “一一!一一!”

    “一一姑娘!一一姑娘!”

    人还没有到,周霆宇和瑄和就开始大声喊了起来,就怕一一出事儿了。

    一一听到了声音就开始大声地回应着。但是她没有听到赵霁华的声音,一颗心就在悬着。

    周霆宇抱着瑄和后面就用着轻功,但是害怕树枝把瑄和给挂了,他是把自己的衣裳给脱了,把瑄和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然后把他给按在了自己的怀里面。为了赶时间,所以瑄和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他自己,身上被树枝给划得已经有很多小口子,血珠子就流了出来。

    不过他一点儿都不在意,但是就是马上要看到一一了,他现在光着身子,这样让一一看到了很不雅观。

    一一不是本土女孩子,以前夏天的时候,在大街上,就有很多老大爷或者是大叔,因为天气太热,就把短袖给脱了,光着膀子在街上走着。所以看着就跟没有看到一样。

    周霆宇把瑄和放下来之后,赶紧把自己的衣裳拿着跑到一边穿好了才过来。

    “周大哥,没有找到赵霁华吗?”一一把瑄和抱在怀里,急切地问着。

    “一一,这个是在地上捡起来的。”瑄和直接把自己手里的那个东西放在了一一的手掌心。

    一一看着这个东西,自己就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这个东西还是去年自己亲手做的,怎么能够认不出来呢?赵霁华有多宝贝这个东西,自己也是知道的。可是现在人不见了,只有一个玉佩掉在了这里,他人去哪里了呢?

    “一一姑娘,你先不要哭。刚才我们去的时候,那边路上已经没有了什么打斗的痕迹,路上已经清理干净了。现在赵兄弟找不到人,我觉得有两种可能。”周霆宇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所以现在没有找到人,反而是好消息,你不要太难过了。”

    一一流着眼泪点了点头,她无法想象,要是以后自己的生活里面没有了赵霁华,日子该怎么过下去。以前自己走丢的时候,赵霁华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

    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眼泪是没有用的,自己要想办法,把赵霁华给找回来。以前都是自己丢了,然后他去找自己。现在要换一换了。

    “周大哥,对了,这里有一个人。”一一擦了擦眼泪,把玉佩装在怀里,抱着瑄和起来,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这个人。

    “一一,就是他,就是他今天跟哥哥打架的。”瑄和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现在林子里面的火势很大,这里亮堂堂的,所以才看的这么清楚。

    “我刚才走的时候,在这里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就摔在了这里。这个人昏迷过去了,我想着把他给弄回去,说不定还能够打探一些消息。”一一给周霆宇解释了一下。

    “好,但是现在天黑了,我们几个人回去就有些困难,更不要说是再加上这个昏迷的人了。现在他还在流血,我在附近找找有没有止血的药材,不然的话,就这样下去,坚持不到明天早上,他也会失血过多死掉的。”周霆宇看了一下这个人,心里面对他的身份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好,那就麻烦你了周大哥。旺旺,你跟着周大哥一起,顺便找找附近有没有河流,一会儿把这个人给搬过去。”一一摸了摸旺旺的头。

    旺旺蹭了蹭她的腿儿,就跟着去了。

    “一一,你不要哭,不然的话等哥哥看到了,他会心疼的。你放心,哥哥一定会回来的,哥哥那么喜欢你,肯定舍不得离开你的。”瑄和看着一一在掉眼泪,赶紧安慰着她。

    “瑄和,你没事儿就好,你没事儿就好,哥哥会回来的,我会把哥哥找回来的!”一一把脑袋埋在了瑄和的肩膀上,无声的流着眼泪。赵霁华,你一定要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来找你!

    ------题外话------

    国庆放了几天假,不是回老家就是和朋友见面,每天睡也睡不够,今天终于缓过来了,写了一个肥肥的大章节~~

    好久没有在题外话里面发言了,也好久没有看后台的评论了。前段时间真的很忙很忙,每天下班之后都已经十点多了,回来还要洗漱,时间根本就不够用,一直都是卡点更新的。那段时间睡也睡不好,头发大把掉,一度想要放弃不写了,但是一路走来,还是有些舍不得,所以还是在苦苦坚持着,感谢一路走来默默支持的宝宝们,爱你们。为了你们,就算后面的数据再差,我也会坚持下去,把贤妻给写完的。

    感谢wx_e6461b9……宝宝的五星评价票,今天看到了,真的是意外之喜,感谢宝宝的票票!

    感谢雪芬021、花神君、花月幽兰宝宝们的月票~~~

    笔芯~在这里,抓住国庆节的小尾巴,祝宝宝们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