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都市小说 >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 > 139徐珍纯述那晚真相(肥更)
    “你是哪来的消息?掐这么准!”

    郝甜的目光从紫葡萄移到安璃郡主的笑脸上,“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门外有人敲门,是安璃郡主的一个丫鬟,轻轻地道了声:“郡主,珍纯郡主来了。”

    因着徐珍纯不喜被人唤“侧妃”,所以,对外都自称“珍纯郡主”。

    安璃郡主狐疑地看着郝甜,“她来干什么?”

    不管是盛景盈还是徐珍纯,安璃郡主都不喜欢,不过那都是少女们之间的一些因为攀比而滋生的矛盾,倒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郝甜笑,“你让她进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安璃郡主只得开口,“让她进来吧!”

    梅芳园是专门接待高门富户的戏园子,有很多看戏的雅间,安璃郡主每次来昱京城,必然要在这里待上几天,所以,她包下了一个专属雅间。

    雅间外面守着安璃郡主的护卫,在这里,不必担心隔墙有耳。

    “吱呀”一声,门被从外面推开,施施然走进一个俏丽女子,正是徐珍纯。

    安璃郡主屏退了自己的丫鬟,郝甜也让跟她出来的红缨、青绣二人坐在楼下的大堂里看戏,所以,这徐珍纯进来,她带来的丫鬟也被留在了外面。

    雅间里,就三个身份相当的郡主。

    也没互相见礼,因为都懒得摆那一套,就安璃郡主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坐吧!”

    这雅间是她包下的,那她就算是主。

    徐珍纯在郝甜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郝甜把手里的一大盘紫葡萄递到徐珍纯面前,“吃吗?”

    徐珍纯看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紫色葡萄,目光闪了闪。

    这个时节,昱京城里是买不到葡萄的。

    倒是前几天,大昱西南边的附属小国,勾陈国进贡了一批葡萄。

    圣文帝送了许多给太后和皇后,余下的就全赏给了后宫里的嫔妃们。

    太后上了年纪,不贪嘴了,就让内官分成两半,一半送去了给岑阳长公主,另一半送给了盛景盈。

    徐珍纯是前几天去给盛景盈请安的时候,盛景盈当着她的面,一边吃,一边炫耀,这才知道这批葡萄的事情。

    现下安璃郡主这里也有,想必是皇后娘娘赏赐的,至于缘由,怕是太子选妃一事。

    徐珍纯的心思飞转,已经看出这盘葡萄的名堂了。

    “多谢。”徐珍纯拈起一颗葡萄。

    郝甜已经吃了很多颗葡萄了,她把盘子放在身旁的小几上,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以冲淡口中甜腻腻的味道。

    徐珍纯慢条斯理又动作优雅地剥了葡萄皮,再把晶莹的葡萄送进嘴里。

    她的吃相既优雅好看,又不失礼数。

    安璃郡主瘪了瘪嘴。

    徐家是文豪世家,子孙都是温文尔雅的做派。

    而安璃郡主的父亲庆王,是个武将,教出来的儿女也都是勇猛潇洒,飒爽英气的风格。

    安璃郡主小时候第一次跟着庆王进宫赴宴,在宴席上不小心打翻了一个茶盏,弄得一身湿,很是狼狈,就被盛景盈带头取笑她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乡巴佬。

    二人之间的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

    庆王不是常年守卫边疆,而是奉命屯兵长丰郡,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自然就不及那些镇守边关的将军了。

    庆王又常年在长丰郡,很少来昱京城,而昱京城里多得是拜高踩低之辈,自然也就轻看了一个只会屯兵的异姓王。

    因着父亲被轻看,盛景盈又故意煽风点火,安璃郡主打小在昱京城里,也被嘲笑是个粗俗莽夫的女儿,不通礼仪,鲁莽无知。

    而像是盛景盈和徐珍纯,却是大家闺秀的做派,虽然盛景盈后面娇蛮任性闻名昱京城,但她是公主,别人连背地里都不敢过分诋毁她!

    最多说些刁蛮骄纵之词,但那怎么也是形容小女儿家的娇憨,而不像是对她安璃郡主的中伤,动不动就说安璃郡主粗鲁野蛮无教养之类。

    安璃郡主听多了这些话,就气愤愤地不来昱京城了,后来她进了万毒宗,因着万毒宗的规矩严明,她去除心浮气躁,慢慢地也就不会再为那些事而生气了。

    只不过,那毕竟是有阴影的事情,安璃郡主因此也就恨上了盛景盈和徐珍纯。

    徐珍纯尝过了一颗葡萄,就拿帕子擦了嘴和手,她是个隐忍克制的人,有些东西,浅尝辄止即可。

    再说,她以后也会有很多别人都没有的,独一份的赏赐,她已经不艳羡眼前的这一盘葡萄了。

    “你来干什么的?”安璃郡主对徐珍纯没多少耐心,并且也不想给她吃皇后娘娘赏赐的葡萄,这都是看在郝甜的面子上。

    徐珍纯收了帕子,淡淡地看了安璃郡主一眼,目光再转向郝甜,“自然是来感谢二位郡主的。”

    安璃郡主的目光暗了暗,“你什么意思?”

    徐珍纯璀然一笑,“二位郡主帮了我的大忙,我自然要亲口对二位道声谢。”

    安璃郡主面露犹疑,脑中联想到了一些事,盛景盈被废被休,最大的获利者自然是徐珍纯,就是不知在这件事里,徐珍纯做了些什么?

    如此一想,安璃郡主望向郝甜,“就是她给你的消息?”

    郝甜微微笑,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安璃郡主有些炸毛!

    竟然——

    竟然被利用了!

    郝甜递给安璃郡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再淡淡地看向徐珍纯,“我很好奇,你的表哥是怎么和盛景盈勾搭上的?这事儿怕是有你的功劳吧!”

    原先兵部尚书的儿子聂彰,是徐珍纯亲姑姑的儿子,聂彰与徐珍纯,是嫡亲的表兄妹。

    徐珍纯并不奇怪郝甜会问她这件事,她道:“这还得从庆王府的那次晚宴说起,我知道你对那晚发生的事情感兴趣,罢了,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我就都告诉你吧……”

    原来……

    圣文帝要给大将军王赐婚,挑中了盛景盈和徐珍纯,但这二人其实都没有见过大将军王,只是听说过他在前线的英勇事迹。

    出京迎接,有天家担心大将军王半路就被疯狂的女子抢去这个原因,更多的是盛景盈好奇,她想要去看看大将军王被万民迎接的这种盛况。

    岑阳长公主就去太后那里为盛景盈说道,太后就找圣文帝说道,这才有了二位贵女奉命相迎一事。

    盛景盈从小到大都是目中无人的,只要是她的东西,不管她喜不喜欢,别人都是看不得摸不得的!

    所以,盛景盈还没有见到过大将军王的时候,就已经在同徐珍纯争了。

    盛景盈和徐珍纯在出京迎接大将军王的一路,明争暗斗就不少,多是盛景盈明里使绊子对付徐珍纯,让她无法出行。

    徐珍纯就背地里回敬盛景盈,使得盛景盈也无法出行。

    一来二去的,就耽搁了时辰,才赶到长丰郡,大将军王回京的队伍就已经到了此处。

    等二人真正见到大将军王的那一刻,皆是惊为天人。

    一见钟情,芳心暗许。

    这二位贵女都沉沦在了大将军王的风采之中。

    盛景盈被大将军王勾了魂,又看到徐珍纯也是这般,不由心生不悦。

    大将军王只能是她的!

    盛景盈为了提防着徐珍纯,又在身边的丫鬟和嬷嬷的出谋划策之下,就决定暗戳戳地搞事情,捷足先登了!

    而怀着同样心思的徐珍纯买通了盛景盈身边的一个丫鬟,得知盛景盈要在庆王府的晚宴上给大将军王的酒水中加料。

    盛景盈的手段虽然卑劣,但此事若是能成,效果却立竿见影。

    徐珍纯就算无比地鄙夷,还是打算将计就计。

    徐珍纯就让那个丫鬟做了小小的调换,而她也准备了一份同样加了料的酒。

    所以,盛景盈给大将军王敬酒的时候,那杯加了料的酒,实际上是被盛景盈喝进去了。

    而徐珍纯也效仿盛景盈给大将军王敬酒,大将军王才喝了一杯加了料的酒。

    后来,大将军王“醉酒”,就被陪同的部下郝甜以及庆王府的仆人带去客房休息。

    盛景盈也“喝醉”了,也被自己的丫鬟带去休息,但去的却不是给盛景盈安排的客房,而是大将军王的隔壁。

    那是聂彰的客房,聂彰正等着盛景盈。

    恰好那时徐珍纯的表哥聂彰在长丰郡游学,而他一直爱慕着盛景盈,得知盛景盈和徐珍纯一道来了长丰郡,立马就跑来找徐珍纯。

    表哥见表妹是假,见公才主是真。

    徐珍纯怂恿了聂彰一番,聂彰就飘飘然地同意了。

    之后的事情就都顺理成章。

    大将军王醉酒,徐珍纯作陪。

    而隔壁,盛景盈醉酒,聂彰作陪,但她却以为陪她一夜的是大将军王。

    翌日,盛景盈清醒过来,身边已经无人。

    因为聂彰之前是趁着酒劲而那般放肆,但他在睡醒后就怂了,没有按照同徐珍纯约定的那般,第二日清早就把事情闹出去,而是跑了!

    其实,徐珍纯已经考虑周全,并且理由推辞都想好了,说是那本就是聂彰所住客房,是盛景盈自己喝醉跑错房间,罪责不在聂彰。

    聂彰不仅不会被处罚,还有可能因此而娶到盛景盈。

    这个计谋,聂彰之前很是赞同,也是因此而毫不犹豫地答应徐珍纯的。

    但是吧!

    有些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之前,一腔孤勇,毫无畏惧,得到之后,反而又怂又挫!

    盛景盈没看到聂彰,不疑有他,她依然沉浸在美梦中而不自知。

    可就在那日早上,传来大将军王身受重伤的消息,之后大将军王一直浑浑噩噩,缠绵病榻。

    盛景盈和徐珍纯只觉五雷轰顶!

    若是大将军王重伤不愈,二人势必嫁过去就是等于守寡。

    初为人妇的二人,都生出些自保的私心,所以那夜的事情,二人都选择了隐瞒。

    再之后就是二人假装若无其事地回昱京,观望着大将军王的病情。

    怀孕,生孩子,都在二人的意料之外,但二人都默默地选择把孩子生下来,将来若是大将军王治愈,她们的手中还多了张底牌。

    为了藏住秘密,二人也是默契地选择去了庵堂,对外倒是冠冕堂皇地声称为大将军王祈福。

    徐珍纯深知自己是大将军王的女人,还为他生下了女儿,自然是一心一意为大将军王祈福求安。

    并且,徐珍纯也掌握了拿捏盛景盈的证据,她胜券在握,只等大将军王痊愈。

    在此期间,徐珍纯不得不又去怂恿聂彰去骚扰盛景盈,让聂彰把那晚的事情告知盛景盈。

    盛景盈都为他把女儿生下来了,聂彰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开头那次,盛景盈从聂彰那里得知真相,恨不得杀了聂彰。

    但是,女人容易心软,特别是生下了孩子的女人,为了女儿,盛景盈终究还是没有杀了聂彰。

    而聂彰又是个得寸进尺的,盛景盈对他放下杀心,他就以为盛景盈也是对他有意的。

    聂彰本就喜欢盛景盈,又得到了她,因着有个女儿而多了张盾牌,他慢慢地就胆子又大了起来。

    养在深闺里的盛景盈,就算是贵为公主,见过不少世面,却并不熟识几个外男,对于儿女情事,情窦初开之后,总是向往又渴望的。

    并且,她又初尝了人事,可偏偏才刚刚尝到了这人间最美的欢愉,却又去了清规戒律数不胜数的庵堂。

    上一顿吃肉,下一顿吃素,这种强烈反差,让盛景盈很不适应,不由得,就生出了许许多多的遐思与憧憬。

    而聂彰有意的撩拨,最是致命!

    聂彰到底也是意气风发的青年,虽然没有大将军王那般俊美勇猛,但他有一股书生气,又是从小与昱京城里的那一群纨绔公子哥玩到大的,身上还有种痞气。

    他风流邪魅,又会玩,对于闺房之乐,更是精通。

    盛景盈就是不知不觉就沉沦在了聂彰给她制造的温柔与欢愉之中。

    所以,盛景盈生下女儿后只在庵堂里待了三个月,就回了岑阳长公主府。

    在那之后,盛景盈不时就去同聂彰幽会,二人之间隐藏得深,除了徐珍纯与岑阳长公主,再无第五人知晓。

    盛景盈是公主,虽然大昱的公主没有养面首的,但是别国,或是前朝,都是有的。

    于盛景盈而言,聂彰大概就相当于她的一个面首。

    后来,大将军王死而复生,盛景盈已经对大将军王没多少初见时的爱慕了,但是天家有意与大将军王结亲,盛景盈必须嫁给大将军王。

    盛景盈想着大将军王是一等一的贵婿,她嫁他,名声好听,并且,好似也不妨碍她这个公主偷偷养面首啊!

    所以,大婚也顺理成章地举行了!

    因着盛景盈是王妃,大将军王理应在成亲后的一个月都宿在盛景盈的院子。

    但是,大将军王留宿却不与盛景盈同房,平时多有暧昧之举,却从未真正走到那一步。

    大将军王自打复生之后,不仅失去记忆,性情大变,喜好也让人摸不准。

    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将军王不喜盛景盈。

    寂寞空虚冷的盛景盈就如往常一般,继续同聂彰幽会。

    徐珍纯清楚聂彰与盛景盈幽会的动向,刻意选着太后病了这个时间点,派人通知郝甜,让郝甜带人去揭穿,打盛景盈一个措手不及又万劫不复!

    听着徐珍纯娓娓道来事情真相,安璃郡主惊掉了下巴。

    郝甜倒是很镇定,事不关她,只是个故事而已。

    “那一晚,你宿在大将军王的房中,可知大将军王何时出去的?”郝甜只问她关心的。

    徐珍纯却是摇了摇头,面色泛着微微的红,“我喝了酒,后来醉了过去,醒来房中只有我一人,不知道大将军王何时离开。”

    说完,徐珍纯狐疑地看着郝甜,“听说找到大将军王的时候,你也在场,难道不是你陪同大将军王一道离开的?”

    面对徐珍纯的质疑,郝甜并不惊慌,“那晚是我先发现的刺客,我本意是自己将刺客引走,哪知大将军王后面也赶了来。”

    郝甜不知那晚的事情,是结合目前所知,这般猜测的。

    因为安璃郡主说漏了嘴,说是郝甜和大将军王在那晚离开了。

    反正她是离开了,怎么离开的,徐珍纯醉酒承欢,怎么可能知道。

    果然,徐珍纯听完,并未起疑。

    那一晚,庆王府将大将军王和徐珍纯等人安排在两个院子里。

    男子住东苑客房,女子住西苑客房。

    而徐珍纯派了人守在东苑,在她进入大将军王的客房之前,她知道大将军王、郝甜和聂彰也都进了自己的客房,而盛景盈被她收买的那个丫鬟送进了聂彰的客房。

    徐珍纯是在聂彰的客房外听到里面渐入佳境的声音,才放心地去了大将军王的客房,在那之后,她整晚没出过房门,直到第二天醒来。

    郝甜是大将军王的部下,如果那晚郝甜发现刺客,为了保护大将军王,也为了不打扰大将军王,将刺客引走,是有必要的。

    官方的版本是大将军王发现刺客而为了保护贵女,不惜以身诱敌。

    徐珍纯就自我理解为刺客太多,郝甜引走一批,又来一批,大将军王这才不得不亲自动手。

    “那晚真相我已告知于你,我和你,两不相欠。”说着,徐珍纯站起身来,准备走人。

    在徐珍纯看来,郝甜找上她,无疑就是想要知道那晚的真相,这是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

    如果郝甜是男子,那么,那晚算计大将军王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告知的。

    但是,郝甜却是女子,还是和大将军王之间有着暧昧关系的。

    徐珍纯认为在那一晚,她是最大赢家,她把真相告知郝甜,是解惑,也是炫耀。

    现下,盛景盈被踢走,王妃之位已经是徐珍纯的囊中之物,郝甜也威胁不到她,她别提有多开心了!

    “你说得对,我们两不相欠,以后井水不犯河水。”郝甜面无表情地道。

    徐珍纯走了,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优雅端庄地走的。

    安璃郡主朝着徐珍纯的背影白了一眼,待徐珍纯走了出去,才吐槽一句,“这女人现在好嚣张!”

    郝甜不过是微微一笑,“她现在有可以嚣张的资本啊!”

    郝甜知道,盛景盈倒台,徐珍纯必然膨胀,但这都是别人的事,她连提醒的心思都没有。

    盛景盈之于郝甜,就是个骄纵女儿欺负她家小雪雪的渣女,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郝甜甘愿为徐珍纯做跑腿的马前卒,不过是为了替被盛景盈的女儿推倒而伤了手和脚的小雪雪报仇而已!

    哪知安璃郡主却并不认同郝甜的话,她狡黠一笑,“我看不尽然,因为她不是大将军王的女人!”

    ------题外话------

    两更放在一起……

    渣渣都会虐掉的,莫着急,很快了。

    为了回馈各位小可爱,某漾每天都有发红包,大家追文记得领订阅红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