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都市小说 > 盛世贵女之王牌相师 > 第130章 蓝夫人
    宋棠下楼时,察觉到了客厅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

    墨坤和墨狄以前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出去喝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五年前开始,墨狄见到墨坤就翻白眼。

    下属之间闹矛盾很正常,但是矛盾太深的话,会出现难以挽回的后果。

    “怎么了?”他冷声问。

    墨狄抢声告状,“秦小姐写了一副毛笔字,我想要,墨坤这个臭不要脸的跟我抢!”

    墨坤眼神坚毅正直的反驳,“我先来的。”

    墨狄吐血。

    总有一日他要举起他的四十米大刀手刃了这个老狗比!

    墨坤露出招牌鲨鱼笑:爸爸要是怂了,认你当孙子。

    墨狄:???

    老管家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人放在外头都是可以称霸某州的厉害人物,怎么一见面就变成了小孩子斗气?

    宋棠睨了他们一眼,为了一副毛笔字闹成这样,出息!

    他低头,看了看秦烟写的字,再看看她软软嫩嫩的脸庞。

    …

    人不可貌相。

    不用别人动手,他自己打脸。

    “烟烟写的瘦金体,非常不错。”宋棠捧起宣纸,凤眸变得灼热起来,他知道秦烟参加过书法比赛还获了奖,但是没想到她写的这么好!

    秦烟微微抬起下巴,眼中敛着傲娇气,“嗯哼。”

    宋棠放下宣纸,看到她狡黠傲娇的模样,心都酥死了。

    “烟烟,我给你编辫子好不好?”

    “你还会这个技能?”

    “嗯,小时候在母亲节的学过。”

    秦烟答应了,扯下箍头发的簪子,如瀑布般倾泻的墨发拂过她白皙的肩头,柔美又洒脱。

    老管家微微垂头,眼中有一瞬间的神伤。

    少爷把夫人和老爷的死归咎到自己身上,少爷曾经有一段时间吃斋念佛,比寺庙里的和尚还要清心寡欲,甚至还听信妖道的话,跪着上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层的古青寺。

    少爷很强势,其实也很脆弱,如果秦小姐有个好歹…

    呸呸,

    他今天怎么胡思乱想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少爷肯重新提起夫人,这就是件喜事!

    宋棠修长的手指如蝴蝶穿花,灵活的给秦烟编了一个复杂又好看的蝎子辫。

    她对着落地镜照了照,十分满意宋大师的手艺!

    宋棠眼中划过坏笑,“烟烟,你刚才写的那副书法作品送给我好不好?”

    “好。”秦烟摸着蝎子辫,很满意很满意,宋棠现在提什么条件她都答应。

    墨坤和墨狄敌视着对方,两股滋滋发光的石火在虚空中较劲。

    ——让你不要跟我争,现在好了,这幅书法被主子拿走了!

    ——我先来的。

    ——你能不能换句台词?

    ——可以。

    ——你赢了!

    宋棠开车把秦烟送到了十三中附近,然后递给了她一袋零食。

    袋子的颜色和质感非同一般。

    秦烟懒散的瞥了眼它,一看就很有分量,她闲手累不肯拿。

    宋棠轻哂,娇气包。

    “我给你送进去好不好?”

    “不。”秦烟接过袋子,麻溜的转身走了,生怕他真的跟进来。

    七班。

    沈媛和王羽一看到她,顿时两眼泪汪汪的扑上来。

    “啊啊啊啊,烟烟,你去哪里了,我和王羽担心死你了!”

    秦烟淡定的解释:“昨天半路碰上个朋友就去他那里玩了一会儿。玩累了,我就睡着了。抱歉,没来得及跟你们报平安。”

    “学神,你没事就好!”王羽连忙跑去办公室喊陈老师。

    经过陈老师一个小时的盘问,秦烟算是彻底怕了,跟暗香馆主斗法都没这么累。

    以后她一定先请足够长的假再办事。

    周雯和两个化了淡妆的女生靠在走廊边,秦烟失踪的事整个高三年级都知道了,这事也根本瞒不住。

    “我还以为秦烟被绑架了,没想到人家和朋友去潇洒了,羡慕羡慕。”

    “呵呵,你们还真信了她说的话?”周雯冷笑,最近她压力很大,嘴角的法令纹深了不少,让她看起来阴森森的,一点青春靓丽的气息都没有。

    “周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说说!”

    “你们想想,昨天那个华安出版社的员工说他下午会送秦烟回来,结果秦烟回来了吗?什么半路遇上朋友,全是她编出来的瞎话!依我看,她就是被绑架了!她长成这副样子,又失踪了一晚,你们想想那些绑匪会对她做什么?”

    “天呐!秦烟难道被绑匪糟蹋了?!”

    砰砰——

    一个篮球砸在六班门上,发出一声巨响,钢木门上出现了深深的凹印。

    “小小年纪,嘴巴那么脏,合适吗?”窦瀚往门上踹了一脚,他很高,垂着眼皮狠厉的俯视那些嘴碎的人。

    哐当一声。

    六班的门掉了一半!

    他是打篮球的,力量堪比健身房教练,这一脚,居然直接把门给踢废了!

    周雯吓得躲在众人身后,心里祈祷窦瀚没听到她刚才的话。

    现在的窦瀚已经不是那个半夜给她买药的男生了,她早该看透窦瀚的真面目!

    喜欢你时伏低做小,对你没新鲜感后冷酷无情。

    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那个李哥也是,她把自己给了他,但他却失踪了,她气的差点呕血。

    六班班主任周琦英赶了过来,她看着掉了半边的门,再看看班里瑟瑟发抖的学生。

    她怒不可遏的指着窦瀚,不问缘由的怒吼,“你敢踢我班上的门?!我们学校怎么有你这么无法无天的学生,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告诉校长,你等着被退学吧!”

    窦瀚冷声笑笑,“好啊,我等着。”

    围观的同学纷纷对他露出同情的眼神。

    秦烟靠着书桌,她打开窗户,漫不经心的掀起眼皮,“窦瀚,犯什么混呢,过来吃零食吗?”

    窦瀚转身,灿灿的笑道:“来了!”

    围观的群众目瞪口呆:这变脸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秦烟把袋子提到桌上,对着七班的人说,“想吃什么自己来拿。”

    七班的人刚才也听到了周雯那番不干不净的话,但是他们没多想,学神要真是被那啥了,还能若无其事的来学校吗。

    窦瀚没有进七班,他靠在走廊的窗户边,看到那个袋子和里面的零食后,低声笑了起来。

    沈媛疑惑的问:“大高个,你笑什么啊?”

    窦瀚:“学神真大方。”

    说着拿起一个牛肉棒吃了口,“你们知道这个多少钱吗?”

    “二十?”有人盲猜。

    “哈哈,它的单支价格折合成人民币是五百块,产自澳洲的一个小众品牌,限量发售,不亲自去排队买不到!”

    “你说的这话,怎么像电视剧里的台词,太夸张了吧!”沈媛懵逼的看向秦烟,“烟烟,他说的是真的吗?”

    “不知道。”秦烟嘴里叼着彩虹棒棒糖,几缕墨发拂过她淡漠的眉间,似乎就算真的是五百块也不在乎。

    七班的人默默拿起手机搜着手中零食的牌子和单价。

    发现不是三位数就是四位数…

    “窦瀚说的好像是真的…”

    “会不会是桃宝爆款啊?”

    “我现在就去桃宝看看!”

    “不用去了,我刚才查过,桃宝没有,店家说这种零食盗版不出来。”

    众人看着秦烟桌上的那堆零食,陷入了沉思。

    哪只狗比说学神昨晚被糟蹋了?

    谁被糟蹋了,第二天还提着一袋上万块钱的零食来给大家分?

    这样的糟蹋还有吗?他们也想啊!

    夜幕降临,一辆低调的宾利慕尚驶进了蓝家。

    蓝夫人听完管家的汇报后,催促女儿上楼换衣服化妆。

    “妈,到底是谁要来我们家?”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快上楼打扮打扮!”

    “你别催了,听得我心烦。”

    蓝梦儿哼着小曲上了旋转楼梯。

    蓝夫人在客厅里渡着步子,她保养的很好,颈间价值不菲的翡翠珠串给她增添了不少富贵端庄,她没有普通贵妇的矫揉造作,反而眼神犀利精明。

    作为蓝氏集团的ceo,她也是个震慑四方的铁娘子!

    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她连忙笑着迎了几步,“宋先生,您今个怎么有空光临寒舍,快请坐!”

    她虽然比宋棠年纪大,但是却不敢直呼其名。

    别说是她,在北川城,根本没有几个人敢直呼他的名字。

    宋棠这两个字代表着绝对权势,谁敢触犯,谁的手就别想要了。

    蓝夫人亲手给他斟了一杯西湖龙井,“您请喝茶。”

    “不必了。”宋棠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又嚣张的叠在一起,上位者的气息如漫天乌云压城,令人不敢抬头多看一眼他的神色。

    蓝夫人连忙垂着眼皮,定了定心神。

    “蓝小姐呢?”

    蓝夫人心下一喜,“梦儿在楼上换衣服,我让女佣去催催她!”

    难道宋棠对她女儿有意思?!

    虽然他今年二十七,比梦儿大九岁,但是这点年龄差距算什么!他背后的权势才是真正令人着迷的东西,如果梦儿嫁给宋棠,那蓝家就有了一位巨擘保驾护航,日后谁还敢惹蓝家!

    蓝夫人尽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平和。

    她从来不喜欢攀附,但如果对方是宋棠…抓住他,就等于抓住了一步登天的阶梯,这样的机会没人舍得放弃!

    很快,蓝梦儿穿着鹅黄色的小礼服出现在了旋转楼梯,十八岁的少女无疑是美丽清亮的。

    宋棠嘴角勾起阴嗜冰冷的笑,“蓝夫人,我需要借令千金一用。”

    蓝夫人的笑凝固在嘴角,“宋先生,你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蓝梦儿缩回了下楼的脚步,她惊慌的跑回了房间,她看到了那个男人眼神,魔鬼,他是魔鬼!

    “宋先生,您的这个要求是不是太无理了?”

    蓝夫人深呼了一口气,如果宋家跟蓝家联姻,她一百个愿意,但宋棠这明显是想轻贱她女儿,蓝家也有蓝家的骨气和尊严,她绝对不会为了利益牺牲女儿!